本网站所有在线销售的快递都是正常发货,请放心购买!!

首页 > 淘师爷空包网 > 淘宝空单号购买:华为操作系统28年史

淘师爷空包网

淘宝空单号购买:华为操作系统28年史

更新时间:2019/8/14 / 阅读次数:150

  淘宝空单号购买 :8月9日,东莞松山湖沸腾的一天,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公布了鸿蒙操纵系统,中文来自山海经,英文叫HarmonyOS,不是过去传说的OakOS。


  余承东在介绍鸿蒙OS开发初衷时表示:“随着全场景智慧时代的到来,华为认为需要进一步提升操纵系统的跨平台能力,包括支持全场景、跨多设备和平台的能力以及应对低时延、高安全性挑战的能力,因此渐渐形成了鸿蒙OS的雏形。鸿蒙应未来而生。”


  最振奋的消息是,鸿蒙OS开源,方舟编译器也开源,整个业界将参与进来,一起发展。


  操纵系统成为一个火热的话题,是从去年4月的中兴事件安卓禁供之后开始的。


  老兵戴辉访谈了倪光南院士,全网率先对中国各门类的操纵系统总结了一把。


  过去这些年,中国操纵系统的进步其实还是挺大的,在服务器和云的OS、嵌入式OS(如通信设备就大量接纳)、物联网和车联网OS上与全球的差距并不大,PC的OS也有长足的进步。


  智能手机的操纵系统在生态上的差距确实很大。老戴和倪院士讨论之后,在文中提到了一个想法:既然国内手机用的APP基本都是国产的,那么国产手机OS+微信小程序一起,在国内完全可以作为安卓的备胎。


  不幸而言中!13个月之后,今年的5月15日,华为被列入了所谓“实体清单”,谷歌操纵系统对华为禁供。关于华为鸿蒙OS和方舟编译器的话题一下子变得火热。


  东吴证券火伞高张策略会上老戴讲话、中国标杆邀请老戴去广药集团讲课,朋友们都激动地说: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时机啊,可以搞定中国的智能手机OS。


  智能手机操纵系统是信息技术的制高点,谷歌出于企业利益,争取在安卓和Fuchsia上和华为继续保持同盟,但GMS权限并没有放开,华为手机在海外的贩卖也还会受到压力。未来华为和谷歌将会怎么同盟,还要等待时间来告诉我们。


  诗兴大发,遂来整理华为的OS发展史。不整不知道,一整吓一跳。


  华为自研OS的渊源要追溯到28年前,而且贯通了华为业务全部三大BG和两大BU!


  1991年,南海之滨的南山半岛上,有了划世纪的故事。


  1991年,徐文伟(大徐)领衔开发出了华为第一颗芯片——忘记取名字,就叫它ASIC。


  在1991年,华为探索进入电信运营商市场,在争取准入(开发JK1000)的过程中,也开始开发自己的操纵系统,徐文伟也正是研发负责人!


  芬兰,是有极光和有诺基亚的地方。


  1991年,芬兰买通了全球第一个GSM电话。中国的挪动通信家当现在是世界最强,十大手机品牌中国有六大。无论是基站还是手机,都是从GSM开始发展的。这个话题本文就不发挥了。


  就在这一年,21岁芬兰赫尔辛基大学计较机科学系的学生林纳斯·托瓦兹(Linus Torvalds)编写了磁盘驱动程序和文件系统——成为了Linux第一个内核的雏形,可以在接纳Intel386 系列CPU的电脑上运行。


  林纳斯通过新生的互联网(BBS)接纳开源模式对外公开了这个Linux内核。在全球无数人的努力下,Linux操纵系统当之无愧地成为了历史上最伟大的开源软件。


  当时,全球开发者都迫切需要一种免费的、开放的、可以根据需要修改的操纵系统。而当时,Windows和Unix都要收费,而且闭源。


  Linux生逢其时。与其说是“人定胜天”,不如说是“时势造英雄”。“星星之火,可以燎原”,“干柴烈火、风起云涌”,“时运到了,挡都挡不住”,“Right time, right person”。


  今天,Linux操纵系统无处不在,无论是嵌入式、PC、服务器还是云,兼容了多种形态的CPU,包括intel的x86架构、ARM、MIPS、Power、Alpha(神威)等等。


  林纳斯被誉为“Linux之父”。此名称当之无愧!他有句名言:Talk is cheap. Show me the code!


  1990年,鬼才黄霑写了首歌曲,传唱到今天,正好描述那个年代:沧海一声笑,滔滔两岸潮,浮沉随浪,只记今朝。苍天笑,纷纷世上潮,谁负谁胜出,天知晓。


  要进入邮电局系统,首先要有国度发的生产牌照。华为要搞的时候,500门的已经没有指标了,惟有1000门还有机会。时间还很紧,过了这村还就没有这个店了。


  为了防止一哄而上的恶性竞争,国内经常用牌照来进行限制。如98年发了GSM和CDMA手机牌照,华为因为心头有痛,没有去拿,搞得后来好多年都进不了手机行业。后来的卫星机顶盒、支付牌照都是一样的故事。


  1991年冬,华为成立了惟有很少人员(10人左右)的项目组来试着做运营商的设备,从此走上了与世界各国之“狼”共舞的不归之路,这是一种“不成功、则成仁”的悲壮过程。


  马修·连恩在加拿大育空地区创作的忧郁专辑《狼》里的主打歌正好应了此景:You would be a sweet surrender,I must go the other way,and my train will carry me onward。请你轻柔的放手,我必须远走他方,我的列车会载我到天涯。


  时间很紧,如果赶不上在1992年底关闸,就没有“门票”进入邮电系统,那也就没有今天的华为。任老板也许就真的去“养猪”去了,说不定能搞个“任我行土猪”。


  交换网络是空分还是数字,对于通过邮电部的鉴定,并没有任何影响。模拟空分技术做到500门之上就很难了,大徐就组织开发了两个500门的模拟空分模块合在一起做成了1000门。


  网络一些文章认为JK1000没有接纳数字网板是失误,并以讹传讹,这个观点是错误的。回到1991-92年,华为并没有几杆人枪,电信的门都没有踏进去,首要目标是要抢“门票”,要办理的自然是关键需求。


  要进入邮电系统,核心是要实现电信运营商级别的“程序控制”,也即是主机系统,能有效地进行管理、计费和提升新业务。在极其有限的人力物力下,核心的主机系统接纳什么技术路径能最快实现目标?当时有4个选项。


  1、华为之前的HJD48用户机是基于单片机和汇编的控制方式。尽管对外也吹牛叫“程控”,但主要是打电话的功能。然而邮电部入网的要求甚多,在传统单片机上用汇编语言是无法满足的。(谭云飞:有老华为告诉我,HJD48的CPU是Z80,软件也是用的Z80汇编语言)


  2、接纳RISC(精简指令)的CPU芯片,如当时颇为流行的摩托罗拉芯片。难以用高级语言(如C)编写软件,编写操纵系统和提升新业务也会很辛苦。


  3、接纳市场上可买到的基于386的PC主板(攒机爱好者最为熟悉了),达不到邮电部要求的可靠性,各种接口也不匹配,更没有办法做热备份。


  4、自主设计基于386芯片的高可靠性主控板(不用市场上的通用PC主板),支持热备份,自己开发BIOS,用高级语言(C语言)+汇编的混合编程方式来编写主机软件。


  JK1000最终决意接纳了方式4。这个新开发的主控板也取名叫MPU(主处理单元)。


  大徐是硬件开发者和汇编高手,聂建林是C语言高手,双剑合璧,和大家一起锻造了JK1000的主机软件系统。接纳了C语言+汇编的混合编程方式。


  软件测试是一个难题。最初,主机软件系统动不动就吊死了(停止运行或者陷入无限循环),为了检查到底题目出在哪里,花了很大精力在程序中设计了不少计数器,并存储在内存的某个特定位置。死机后,通过去查计数器的数值,来分析校验题目在哪里。有没有谁玩游戏的时候直接去内存里改生命值的吗?


  任正非经常晚上九点来给大家送面包牛奶,跟大家吹嘘“未来要在阳台上晒钱”,很好的“政委”和“教导员”。


  十多个素人,只用了几个月,在1992年下半年,就开发出了JK1000(邮电)局用程控交换机。华为当时真的没有什么钱,任正非本人也只是租了个斗室子住。


  这也是大徐第一次带领团队打仗,实现了从闷头苦干到仰面看路的大“转身”。JK1000的研发人员中,老戴还认识滕云芳(曾担任新加坡代表)和何志强(曾任电信系统部部长和海思贩卖负责人)。


  1992年下半年,浙江海宁的某镇开通了JK1000局用交换机。大徐、聂建林和研发同仁们在现场修改软件、编译、加载、运行,这都是当年的土办法。


  浙江海宁局的局长非常nice,每到阴历的十五就拉着华为的全部人马出去看钱塘潮。看得大家心潮澎湃,思绪万千。


  就这样,JK1000局用程控交换机赶在最后关头,通过了邮电部的鉴定,拿到了入网证,可以贩卖了!可以说,这是一把“金钥匙”。天佑华为,从此华为开始了一路开挂的征途。


  让我们花些时间来赞美一下于贝尔实验室诞生的C语言。C语言是一门伟大的高级语言,大大降低了程序员写汇编的难受,还可以创造大量的软件功能模块,并进行灵活的调用。


  用C语言写好软件,通过C语言编译器产生汇编代码,通过汇编器再转成二进制执行代码。程序员要理解汇编代码以及与它的源C代码之间的联系,因为编译器隐藏了太多的细节如:程序计数器、寄放器(整数、条件码、浮点)等。这正是大徐的刚强。


  在这里埋下了编译器的伏笔,今天的华为已经有了方舟编译器,可以手机跑得更快。8月9日,华为宣布方舟对外开源,造福整个业界。


  老戴的C语言是清华生陆李启蒙,他后来也到了亿利达,现在是中国迷你对讲机之王。不过,老戴的嘴皮子更厉害,所以荒废了武功。


  JK1000的主机系统用着用着就变得越来越慢(早期的安卓也是一样)。大徐就设置在每天半夜2点,没有什么人打电话的时候,系统自动重启,释放掉所有资源,全部重新来过。美名其曰“半夜鸡叫”。


  华为在全国各地邮电局大张旗鼓地去卖JK1000。当时西方公司非常牛X,费用昂贵。全国2000多个县,每个县的邮电局都有计划权。


  深入一线,从农村包围城市,是华为的发展之路。在主要的省城开设了办事处,初步建立了覆盖全国的市场系统,但是也很简陋。姚福海到了山西太原,找了个旅店住下,打电话告诉公司自己住哪个旅店哪个房间。太原办事处,就这样成立了!


  深圳的企业,贩卖手法丰富多彩,此处略去一万字。


  JK1000在一年多里,就卖了近两百台,赚了不少快钱。


  网络上很多文章说,因为JK1000是空分制式,所以逼得华为不得不同时启动数字制式C&C08的开发,搞得企业差点崩盘,任正非差点“跳楼”。


  真实的情况刚好是相反的。如果没有JK1000卡在时点获得了”入场券“,华为就进不了电信运营商的门。如果没有JK1000卖的近200套,华为也支付不起开发数字机的费用,更加重要的是,没有底气真的去干电信这个活。


  水平不行,服务来凑。“华友会”会长 俞渭华94年进华为,开始是去东北做服务。有过著名保卫战的黑山在一个乡镇有台JK1000因受雷击导致冒青烟了,工作人员英勇抢救却被薰晕了。他紧急赶赴现场,发现难修。主任苏伟指示:别留下“罪证”,马上发新机!立马找台车全拉走,“挖坑深埋”!后脚新机就到了。防雷与阻燃是工艺题目与通信技术无关,当年的乡镇机房的避雷与接地也实在不好。华为用深入到黑山白水的快速响应来获得了存身之地与客户的理解。避雷是个共性题目,华为用了一些年才最终艰难地办理。


  JK1000开发胜利在望的时候,华为启动了数字机C&C08 A型机的开发。主机系统完全承接了JK1000的技术路线,硬件上则聚焦办理数字网板的技术难题。大徐作为器件室负责人,也冲在了最前线。


  1993年,A型机开发成功后,又继续启动了万门机的开发(C型机和后续定型的B型机)。这次主要办理的技术题目是两个,一是通过自己设计芯片来提高数字网板的集成度和容量,二是通过光模块来实现多个模块之间的连接。


  可以看到,华为的成功经验是:将每次产品开发的创新工作量控制在一定的比例里,确保每个产品都能商业贩卖。步步为营,稳打稳扎,层层推进,而不是指望一口吃成一个胖子。


  后来,任正非在《创业创新必须以提高企业核心竞争力为中心》的演讲中说到: 我们提出了在新产品开发中,要尽量引用公司已拥有的成熟技术,以及可向社会购买的技术,行使率低于70%,新开发量高于30%,不仅不叫创新,而是浪费,它只会提高开发成本,增加产品的不稳定性。


  人老了,最近的事情不一定记得,尘封已久的往事却时不时浮上心头。


  早年里,主机软件即是一个大包,每次都是团体晋级,复位重启。不像西方公司,可以通过打补丁的方法来进行错误的修正。为打听决网上题目,偶然候一个下午都会出几个版本,如三点钟版、五点钟版、七点钟版。


  为了能实现整个系统的快速复位重启,大徐使用了FLASH闪存技术,在备份的MPU的闪存上先LOAD上新版本的主机软件,重启该MPU,然后进行主备MPU切换,一秒钟整个系统就复位成功了,堪称“光速”!这个技术,老戴后来卖挪动GSM的时候也经常吹嘘。


  老戴的同班同学邹孟睿,97年毕业到中兴通信做程控交换机内核的开发,中兴上市前突击分了一把股票。1997-11-11光棍节中兴上市,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赚了一把快钱。为庆祝他发财,老戴也去莲塘热闹了一回,听他嘀咕道:内存管理是程控交换机主机系统最头疼的技术题目。


  和老戴一起97年进华为的王迎军,一起租住粤海门村的农民房,后来他成为华为核心网几巨擘之一。 98年,大家一边兴致勃勃地交流香港的小电影,一边谈技术。他将所有的主机软件代码全部都读了一遍,是C语言编写的,核心是一个基于命令行象DOS的操纵系统。他说,最可怕的是有一堆全局变量,追踪起来极其难受。作为核心测试人员,他有次和中兴通信去PK,连夜修改里面参数连夜编译,使得同样负荷下的CPU的占用率更低。CPU占有率是个核心指标,老戴敲字的电脑现在CPU占有率是77%。


  王迎军是学化学的,不过对这个专业一点不感兴趣,就去考了个高级程序员,从此掉到了“01010101“的坑里。前些年我们在西丽的农庄一起种过菜,他再也反面我谈香港小电影了,谈的是诗与未来,做了头领,即是不一样。


  南京邮电大学糜正琨教授的门生曾浩文是殷一民的师弟,他于1997年毕业后却来到了华为,从开发工程师做起,在世纪之交成为C&C08最后一个版本128模的研发负责人。号称可以支持百万用户,华为第一次在窄带数字程控交换这个单品上做到了世界销量第一。曾浩文记得当时有句话:华为不想成为世界第一,却不得不走在成为第一的路上。


  有意思的是,128模第一版推出后,发现了众多 bug,修修改改很麻烦,就重写了一次整个系统代码。同样的事情,GSM也干过。


  有没有Windows什么事?


  核心的前台主机软件(含操纵系统)确实是从来没有Windows什么事的,但C&C08上还有一个BAM模块(后台管理单元)可以用。即使关掉了BAM模块,C&C08的前台主机软件也是照样运行。BAM后来演进为OMC,华为云BU负责人郑叶来即是当时OMC的开发负责人。一线OMC应用软件偶尔有点小瑕疵,老兵戴辉去反馈,OMC接口人答得让人啼笑皆非:是你们国外Windows版本的兼容性题目,与我们并没有什么关系!


  李泓:当年进华为就接手CC08B型机的计费和告警模块。后来想跳槽到智能业务部下面的互联网研究部(后来被撤销了),交换部的总经理张顺茂不放人,说交换部的部门任意选并建议我去32模块(那时128模块还没开始呢),把我弄到了测试部去负责BAM的测试,跟王迎军一样做了个小Leader,没想到他现在是核心网的巨擘了。看了你的文章,勾起了好多当年在华为做螺丝钉的回忆。


  最后说一下软件贩卖的商业模式,和主机软件密切相关。


  早年主机系统软件中并没有做license控制,晋级和软件服务也是免费的。只要客户连接不断地买华为设备,什么都好商量。


  04年我去印尼运营商那里,发现西门子的服务人员每个月都过来一次,看网上增长了多少用户,就给运营商开幕发票,再收一把份子钱,可西门子确实什么都没有干啊,怎么就可以收钱?


  徐直军(小徐)成立的战略与MKT有个商业模式部,研究行业老例,开始搞“存量收费”,按用户、按功能进行license控制,每年的软件维护和晋级合在一起也要收取软件服务年费。华为的技术支持部门因此获得庞大收益。曾祥森和王海君先后担任了这个部门的负责人。


  当年主要是靠卖硬件赚钱,没有想到到了今天,软件license才是真正赚钱的东西。因为核心网全部云化后,底层硬件即是x86通用服务器了,谁都能卖,毛利变得象纸片一样薄。


  最近中国与美国贸易摩擦中,大家注意到了”5G核心网“这样一个名词。美国对核心网给与了很多关注,可见这是非常重要的网络设备。


  核心网从功能上讲,不仅服务于座机(固定电话),也服务于挪动电话,包括2G/3G/4G/5G等。特定服务5G的时候,就叫5G核心网。


  核心网从硬件和操纵系统上,这些年有了很大的变革。


  1、TDM(时分复用)的架构,传统上叫数字程控交换机。当年刘江峰做GSM开发的时候,MSC(相当于挪动的程控)和BSC(基站控制器)都是基于C&C08的平台。


  2、IP化。基于IP的软交换架构,也叫NGN(下一代网络)。硬件上有cPCI(框式)和ATCA(刀片式)两代。


  3、IP+IT化。IMS(IP多媒系统统)架构。硬件从此变成了x86通用服务器,软件架构变化很大。


  4、全面云化,NFV(网络功能虚拟化)。


  华为核心网的实时操纵系统前后有了四次技术变革。


  1、28年前,大徐他们是从底层开始一点一点自研的操纵系统。


  西方做RTOS(实时操纵系统)内核的那些小公司从八十年代才刚刚从两三个人的规模起步,尚未影响到中国。费用昂贵,还要是美刀,小公司华为也根本支付不起。


  2、九十年代中后期,融入全球先进技术潮流,C&C08也在基于pSOS和VxWorks微内核的基础上开发了嵌入式实时操纵系统。


  C&C08 128模块的主机系统里,SPC模块用的是pSOS,PPC和CPC模块用的是VxWorks。


  拥有VxWorks内核的美国风河公司,也收购了pSOS,最后一起并入到了Intel公司。华为的主处理器,也因此长期使用Intel的x86架构。大家看到了CPU和操纵系统内核之间的强锁定关系。


  诺基亚和爱立信也是接纳类似的做法,都是VxWorks的客户。


  思科则是基于QNX的内核,是QNX在汽车平台以外最大的客户。老戴今天就在渥太华,QNX的总部就在这里。QNX于1980年成立,一群人哼哧哼哧做了几十年,不停地去适配各种场景,实时性稳定性兼容性俱佳,QNX在传统汽车的OS中市占率非常高,达到了80%左右。QNX后来卖给了黑莓,即是那个曾经无比辉煌的手机品牌。


  华为5G的基础理论研究也是华为5G首席科学家童文博士带队在渥太华来干出来的。


  3、2007年开始,华为成功基于开源的Linux内核来实现实时操纵系统。


  这是Linux阵营和华为的一个大的进步。


  实际上,风河公司自己也在大力推广嵌入式Linux内核了。


  核心网平台首席架构师姚弋宇写了一篇文章,叫《从泥坑里爬起来》。


  2007年,核心网在软交换硬件架构上,从cPCI平台切向ATCA平台,但都还是用Intel的x86 CPU。最大的改变在操纵系统上,从ATCA架构开始,在Linux上进行了大量优化开发实时操纵系统,并替代过去的基于pSOS和VxWorks内核开发的嵌入式实时操纵系统。


  优化办理Linux的时延时,一点一点地抠,最终成功将时延降低到非常低的水平。上次听无人机公司讲开发经验,也是要一克一克地去降低机体的重量。


  这是一个伟大的胜利,最终成功打造了第一个公司级的电信Linux操纵系统,后续延伸到了数据通信产品线的VRP上。省了钱不说,还大大提升了能力。华为对国际Linux开源阵营也做出了庞大的历史贡献。


  任宝刚点评:我2009-2012年是核心网平台项目经理和开发代表,当时和爱立信比拼ATCA的刀片硬件架构加基于开源Linux内核的软件平台(之前是cPCI专有硬件+VxWorks嵌入式平台),一开始大家题目都很多,每天开车从东莞往回拉日志分析,被客户骂刀片架构是“一语破的”。好在我们最后胜了。ACTA平台的第一个全球商用的版本即是当时我们搞的。尽管最终的结果是好的,但是过程都是极其艰辛的,所以对待那些创新和失败,要有足够的耐心,没有神话,火候到了才气出来。


  按任正非的理念,如果一个技术的核心是算法和逻辑,华为是可以通过努力来搞定的,所以华为在汽车BU里,做电池管理BMS(核心是算法和逻辑),却不做电池(核心是化学和质料)。任正非大力呼吁国度培养更多数学家。


  4、新引入了一个层次:云计较,新架构叫NFV(网络功能虚拟化)。原有的RTOS不变。


  这与华为的Fusion Sphere云计较操纵系统是一脉相承的,接纳了接纳了KVM虚拟化引擎(也属于Linux阵营)、Docker容器、K8S(Kubernetes)等各种技术。


  云技术为CPU的切换、在核心网中引入ARM服务器带来了时机,后面将会讲到。


  大家看到了,华为的OS经过了独立开发、基于pSOS和VxWorks微内核开发RTOS、基于开源的嵌入式Linux宏内核开发等多个历程,这为鸿蒙的诞生奠定了雄厚的技术基础和理解。


  有个人很关键,他叫王成录。他先是核心网产品线总裁,核心网OS上积累了经验(实现了基于嵌入式Linux的RTOS)。随后调任2012实验室中央软件部总裁,并启动了鸿蒙的研究。网络上有任正非2012年与2012实验室员工的对话,表明华为开发手机操纵系统是为了做“备胎”。发问的李金喜来自2012试验室下的中央软件院欧拉实验室终端OS开发部,负责面向消费者BG构建终端操纵系统能力。


  在数据中心(和云)服务器平台,Intel占领了超过95%以上的市场份额。


  由于历史原因(本文已经介绍了这个历史),目前全球的电信核心网都是接纳Intel的x86架构通用服务器。


  因为电信核心网操纵系统为华为所控制,再上层的业务和生态也是为华为所控制,所以这个平台的服务器完全可以从x86架构转成Arm架构。


  华为不得不做这个事情。今年1月7日,华为公布首款ARM架构服务器CPU鲲鹏芯片及泰山服务器,公布人即是徐文伟。通过容器技术,可以将多台泰山服务器(接纳Arm CPU)构成大的服务器集群,从而在电信核心网上使用。 


  回头看Linux,最早一版也只基于x86,后来也跨平台支持了Arm、Power,MIPS等各种CPU架构。


  我们将眼光投向腾讯。微信的服务器集群,上边都是跑的基本都是安卓和IOS生态,在技术上,也完全可以接纳Arm服务器集群,而不是过去的x86服务器集群。


  在电信的计费平台,华为已经有了成功案例。


  2019年7月19日凌晨,经过紧张而有序的割接,山东挪动计费CRM系统的软硬件成功实现替代晋级,成为首个在核心系统中接纳国产自研全套软硬件办理方案的运营商,在自主可控的道路上迈出坚实一步。华为自研系列IT软硬件:基于鲲鹏920的TaiShan泰山服务器,GaussDB高斯数据库、服务器操纵系统欧拉EulerOS。


  更早一些时候,2017年底,倪光南院士披露,航天科工集团“商密网”是当时规模最大的全国产软硬件构成的信息系统,已部署了2万台全国产桌面电脑,由包括“航天昆仑数据库一体机”在内的国产服务器提供云服务,并引入了接纳航天元心挪动操纵系统的安全手机支持挪动办公。


  对于个人电脑而言,Intel也面临Arm的挑战。去年夏天在硅谷的微软店里,看到了接纳高通基于Arm的CPU,加上微软的Windows,由联想Lenevo打造的支持always on的笔记本电脑。海思新近也在开始做基于Arm架构的用于笔记本电脑的CPU了,等候中。


  2019年的东南大学毕业典礼上,曾锻造华为第一颗芯片和第一套OS的徐文伟讲话:


  “华为从建立以来一直在坚持的,即是创新。过去30多年以来,华为的成功是基于客户需求的技术创新和工程创新,帮助客户成功的办理方案创新,实现商业成功,这样的创新,我们称之为华为创新1.0。而信息家当超过50年的高速发展,理论和工程都遇到了发展瓶颈,我们需要理论突破,我们需要从0到1的创新。


  “华为正式宣布进入创新2.0,创新2.0的核心是基于愿景的理论突破和基础技术的发现,而理论突破和基础技术发现源头之一是学术界,在大学里,在座的各位之中。”


  后注:老兵戴辉已经系统整理并发表了华为的芯片史、无线史、手机史、光传输史、华电-华三创业系史、操纵系统史,新的作品正在路上。请叫老兵戴辉为“华为科技史之始作俑者”。


空包网 https://www.950435.com

上一篇:顺丰空包:斗鱼上市后首份财报:盈利改善陈少杰称快手影响有限

下一篇:顺丰空包网认为:美国司法部超豪华阵容起诉 中国忠旺再发声明

最新文章

最热文章

收缩
  • 电话咨询

  • 020-66688888